0416的白色安排

txt_ChouHao就好, art_ZivE朱
photo_0416、木京杉、Kuo、XXDanieL、ZivE朱

0416,由生日數字組成的符號
無聊的可以
不過就是反射出簡單的活著

簡單吧,穿著破牛仔褲、腳踩著一雙ALL STAR,最後,是那件白Tee,生活下那件白色T恤,看見白淨上填入簡單的線條與色塊,卻深刻地說起故事,哪怕只是一句話。

0416的白色安排 P1

畫筆下的安排,是場簡單卻深刻的演出。


是從他本人開始,我才知道原來白色是屬於他的。一開始不太多話的他,卻在一次次的聊天熟識後,像是上了癮般,發現他的迷人、他的好好,因為他手上的筆、桌上的紙和他聽著別人說的,都成了他筆下的線條,然後有了畫面。畫裡就像他的話語,默默地說他想說的,而或許筆記本、部落格,或者是他現在著手進行中的T恤,都是他說話的平台,然後讓人靜靜地感受。我記得曾經有個男子,想為自己難以忘懷的愛情留下些什麼,在故事的堆積下,男子的愛情成為了0416筆下的題材,即使0416不是故事主角,換了人,依舊深刻。

0416的白色安排 P2

總是喜歡找他準備送給朋友的禮物,因為他的安排就像是感動的關鍵,開了就觸動了

離開企業集團與廣告公司,0416與夥伴木京杉,合作創立了同名品牌,從牯嶺街的南海藝廊擺攤出發,賣著自己手作的白Tee,在混亂的台北都會,塑造一陣白色小品,接著CAMPO創意市集的興起,歷經誠品書店一卡皮箱市集、簡單生活節及台客搖滾祭的洗禮,白色安排的妥當,穩穩地往人心的溫暖去。也因為這樣的安排不是沉重的纏繞,簡單的活著,便成為接下來的方向。進行草地音樂節紀念T恤的生產製作、參與誠品書店的環保書袋創作、朋友邀約下畫出瑜珈生活的T恤合作,直到最近,莫過於與素人歌手徐佳瑩的合作,在全家便利商店的支持下,描繪出可愛的LaLa角色,就這樣,我看見自己缺少的那份簡單的快樂-做自己喜歡做的事。

放心地與他相處,因為他總讓我微笑。

「家是包容的,是愛的。」0416店舖一角有著這樣的形容。難免情緒低潮,0416與木京杉好似救星,聽我說,也損我一下,那些不算痛的打擊,不但不會掉淚,反而會堅強的微笑。他們像是比家人更重要般,一起解悶、療癒、等待,甚至不忘給你開心、打氣,在0416團隊趨於完整的未來,將透過他與他的團隊說的那個家,一起得到愛和包容。

0416 PROFILE
自由插畫工作者、「一起好商行」管理經營者

0416+木京杉(一起好商行
http://www.hi0416.com
個人部落格-默多克,有些話想對自己說…
http://blog.roodo.com/0416

0416的白色安排

刊載於 Grip 半調誌 S/S NO.06

Grip 半調誌 no.06
Grip 半調誌 www.wretch.cc/blog/GripSmatter

ChouHao就好 chouhao.blogspot.com
ZivE朱 zivechu.blogspot.com

————————————————————————
說真的,一年才出一本,以這種速度來看,這本雜誌快變年刊了!
不過真的很好玩,做的開心最重要,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

那天,少年不戴花

txt_ChouHao就好, art_ZivE朱

他有個令人安定的名字,蔡辰書。

那天,和他約了大清早,我遲到了,他在連鎖咖啡廳等待,然後睡著了。因為前一夜的失眠,因為感冒不適所致,訊息來自那些轉化在他部落格上鍵盤下敲打出的文字,顯得他的等待好像都比別人美一些。在借用了他工作之餘的午休,除了訴說關於電影過去的種種,對於將來,他對拿起相機暫留畫面的興趣不減,想歸想,那些該還給國家的役期,他是期盼快些過去。在一陣邊說邊工作的他,姿態像個藝術家似的,不算瘦小的扭曲,也用身體詮釋了他想表達的。

那天,少年不戴花 P1

他說,腳是有情緒的器官,在他身上,所謂的雙腳,也能讀出最合理的解釋。


離腦袋最遠的器官,雙腳,是他做與不做的介係詞。我們步行走向午餐,他殷殷切切的模樣,看得出來目前的工作僅是片段,回到過去那個不戴花的少年電影,他回憶的熱烈,電影還是他微笑獲得的來源。雙腳不安分的他,從花蓮來回台中、台北、桃園,甚至更遠,他是想在某處得到安全,卻也從不安中得到文字與畫面,像是電影中想坦承的,那樣理所當然、那樣不知所措。午餐後的煙癮,迫使我們追隨走向逃生梯旁的陽台,而他刁著菸的手,卻也抓起Zive手中久違的相機,隨著快門聲,為今天的片段找到他直覺性反射出的紀錄。

那天,少年不戴花 P2

髮端的蜷曲,是雨季來臨前的宣告。

他不捨電影一年前的開始,卻找不到完結。才獲悉台北電影獎劇情短片入圍的消息,電影不斷拉直捲髮的畫面,沒有停,而將走入軍日生活,前一夜播了通電話給他,蔡辰書之於不清楚的說明,「隨他」的語調沒改變,倒是肯定自己是來不及準備好了,他是期待他生活的故事可以延續,即便是把頭上的捲髮拭去,在一年之後,捲髮長長了,少年的不解,仍在重生之後,保有了他自己的模樣,卻有異樣的方向。

蔡辰書 PROFILE
影像工作創作者、「少年不戴花」導演

少年不戴花
http://blog.yam.com/LVFILM
個人部落格-伸手吃的到飛機 i wANna bE
http://www.wretch.cc/blog/star740110
那天,少年不戴花@Grip A/W NO.05

全文刊載於 Grip 半調誌 A/W NO.05

Grip 半調誌 no.05
Grip 半調誌 www.wretch.cc/blog/GripSmatter

ChouHao就好 chouhao.blogspot.com
ZivE朱 zivechu.blogspot.com

————————————————————————
昨晚結束了Grip半調誌 NO.06的稿子,也順便整理了去年底已發行的NO.05採訪稿,那是我的第一次,也是很有趣的經驗。
前記 < 2008.05.26 還不夠 >

浸,射,之後

浸,射,之後

再跟貓爺討論過後,重新編排這張海報,一切看起來好多了。

我想,是懂得,離開那一切的意義。
原來那深層的焦慮,來自孤獨的感覺。
我還不是睿智的長者,無法用經驗來面對一切。

在那兒的一切一切,只有獨自一人面對。
迷惘著,困惑著,嘆息著。
似好非好,也壞不到那去。

謝謝貓爺的指點!

夏天

浸,射

浸,射,我的夏天。

今年,不知道去了幾次海邊,多到數不清楚。常聽說很多美好的故事,都在夏天開始,算是一種對夏天的期待。期待著奮力跳起後,能夠抓住些什麼,但是,又好像不會有些什麼。

上週,也應該是今年夏天最後一次去海邊玩樂,夏末的尾聲。

今年的夏天,抓住了些什麼?或許是那次在海平面漂浮時的絕對寧靜,可能在沙攤上奮力跳耀時的大聲玩耍,我搖搖頭聳聳肩,不語。

小島說,因為這樣,他試著去愛其他的季節。我張大了眼睛,怎麼沒想過如此,到是一直執著在夏天裡尋找希望,期待後失望,反覆。

想了想,告別夏天,轉身對秋天說『我會試著愛你』。另外還有冬天和春天你們也是。

如此期待,接下來每個季節裡的每一天。

感謝圖片標題提供:小賤

逾期不候

「我會等你!」女孩曾經這樣說過,好像是和她上個男友分手後說過的。

記得那是一個天空陰陰還下著細雨的午後,女孩坐在男人的電腦桌前一言不發。不!應該說是不知道該講些什麼來打破這僵局,一切都是這麼的快,快得讓女孩還來不及反應過來,就走到了結束。

「走吧!到外面再談」男人打破僵局後抓了把雨傘就往外走。
男人選了一間離家不算太遠的咖啡廳,雖然屋裡放著輕快的音樂,但裡面的空氣凝重到快讓人窒息,形成不協調的對比。

「我們還是分手吧!」男人低著頭冷冷的說著。
「分手?我們不是還好好的?為什麼要分手?」女孩不解的看著她,眼淚也開始在眼框四周打轉,感覺隨時都會像洩洪般落下。
「我們差太多了,你太單純,而我城府太深」男人的頭在講完後更低了,看的出她的心虛。

之後男人所說分手的理由或藉口,女孩沒有聽的很清楚,她只記得男人曾經說過要愛她很久很久,絕不放手。再不久就是男人的生日,她還要幫男人過生日,男人還要帶她去日本玩,但是一句『我們分手吧!』打碎了一切,一切有關她們之間的承諾。

分手後的第一個星期,女孩只要想到男人,眼淚就不由自主的一直落下,她也打過幾通
電話給男人說想復合,得到的答案卻都是一樣的。

「喂!是我」女孩又再一次的提起勇氣打了過去。
「我們復合好嗎?」
「…………….…」
「我知道現在不可能,但是我會等你!」

『我會等你』聽起來多沉重啊!等一個人是很辛苦與難熬的,女孩能等她多久?一天、一星期、一個月、一年還是一輩子?她不知道男人是否還會再愛她,再回來找她,但是她只有一直等,等到對男人的感覺和愛像風吹般的飛逝。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女孩常聽朋友提起男人,也聽說她的身旁有了另一個她,這時女孩終於懂了,男人是因為喜歡上了別人才跟她分手,她已經把心給了另一個人,不可能再像之前一樣愛著女孩,她們也無法像重前一樣的甜蜜。

直到一年後男人有一天來找了女孩

「我想了很久,我們復合吧!」男人這麼說著。

女孩不解的望著她「為什麼?你不是已經有了另一個她嗎?」
男人被問的答不出話來,只能把頭低著,呆呆站在那。此刻四周陷入一片沉默,空氣像結了冰般的往兩人身上蔓延。男人過了好久才吞吞吐吐的擠出幾句話「我跟她已經分手了兩個月,因為她喜歡上了別人!」

『喜歡上了別人!』這句話在空氣中顯得特別刺耳,男人當初不也是因為這樣而離開女孩的嗎?

女孩看著她搖了搖頭「對不起!來不及了!」
在我還愛你時,我會等你
在我的心還沒死前,我會等你
現在的我,已經不再愛你,也不想愛你。
我的心已死,因為愛情它逾期不候。

——————————————————————–
這是我2001年寫的文章,後來在2002年潤飾過內文及改寫過後面的結尾
讓整個短文看起來更完整些
或許可能嬌柔造作了些,但這是真實的事
除了~他沒有回頭找過我以外
當然我也做了個諷刺的結尾來稍稍彌補自己的不平衡感~

因該會把他看完的是人少之又少吧~
我寫不出新作了~
是該多分手幾次才會有靈感嗎?
哈~胡亂說的啦
有個人可以相愛
就是最美好的幸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