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對你懷念

不再對你懷念

愛,總是讓人心碎,讓我無法入睡
我又忍不住走進了房間,
我閉上了眼,又被思念包圍,
又被思念包圍。


那層層深鎖的記憶,為何總是想去觸碰翻閱?
都已多年,卻還不肯放開手,
看見你的簡訊,我只能微笑以對,
物換星移的時空,我們其實已經什麼都沒有留下,
只是兩個不同月台的沒有交集。

要風箏自由乾脆剪斷了線,

讓它往藍天空隨風而飛,
越飛越高直到看不見,
像電影裡的畫面。

這樣也許能讓我好過一些,

把你當做風箏隨風而飛,
越飛越高直到無所謂,
我剪斷了線,
不再對你懷念。

月光下,我們的秘密


http://www.youtube.com/watch?v=Vz7uvce4sBc

江美琪 – 月光下
作曲:江美琪 / 作詞:江美琪 許哲珮 / 導演:黃中平


月光下的你
是否在寂寞夜裡
回憶過去

oh 你
微笑的眼睛
在我腦海裡
揮之不去

孤單的城市 也曾熱鬧擁擠
牽著你的手 只屬於你
此刻你或許已走進下個風景
記得我們也曾那麼相信愛情

Oh你 寂寞的時候
是否還會想起我
想起過去
Oh你 快樂的時候
是否還會想起
轉載來自

嘿 月光下的你
是否在寂寞夜裡
回憶過去

oh 你
微笑的眼睛
在我腦海裡
揮之不去

孤單的城市 也曾熱鬧擁擠
牽著你的手 只屬於你
此刻你或許已走進下個風景
記得我們也曾那麼相信愛情

Oh你 寂寞的時候
是否還會想起我
想起過去
Oh你 快樂的時候
是否還會想起
是否還會想起

——————————

一遍遍,又一遍的旋律,
怎會又陷入同樣情緒之中,
隨著音樂旋轉迴盪。

嘿~
你現在可好嗎?
抬起頭來,
我們還是一同看見相同的月光吧?

曾說好的要努力生活,
是否都遵守著承諾?
我還如此的記得。

嘿~
早在那一刻起,
我們就緊緊印記著對方,
說好不會分離。

嘿~
小聲的說,
這些都將是我們一直的秘密。

身騎白馬,我的愛

徐佳瑩 – 身騎白馬
作曲:徐佳瑩.打打 填詞:徐佳瑩 編曲:打打

我愛誰 跨不過 從來也不覺得錯
自以為 抓著痛 就能往回憶裡躲
偏執相信著 受詛咒的水晶球
阻擋可能心動的理由


而你卻 靠近了 逼我們視線交錯
原地不動 或向前走 突然在意這分鐘
眼前荒沙瀰漫了等候
耳邊傳來孱弱的呼救
追趕要我愛的不保留

我身騎白馬 走三關
我改換素衣 回中原
放下西涼無人管
我一心只想王寶釧

滿身傷痕累累 也來不及痛
那是指引我 走向你的清楚感受
不管危不危險 都要放下一切跟你走
只要一起承擔 只要你不放手

我身騎白馬 走三關
我改換素衣 過中原
放下西涼沒人管
我一心只想王寶釧

——————————

也已有半個月了,卻沒有支字片語,記載我們的分離。
其實只是,不知該如何記錄下這一切一切。

先開口的人,不是就不會痛,
只是在於,已經說服了自己相信及接受,
之後將會面對的任何狀況。

滿身傷痕累累,也來不及痛,
那是指引我,走向你的清楚感受,
不管危不危險,都要放下一切跟你走,
只要一起承擔,只要你不放手。

或許當初,真是以為如此就能夠面對一切,
卻沒想過,面對的是比想像更殘酷的現實,
諷刺的不只如此,連分開的理由也無從說起。
面對著他人只能吱吱唔唔,
害怕傷害你,和我們擁有過的那一切。

一但開始了,就是百分百的投入,
這就是我,我的愛。
在你將它磨逝待盡後,
才開始認真的投入,
好像為時已晚,
但你確不覺。

壓垮駱鴕的最後一根稻草,
你我明瞭,
而你又怎能以為
能有這樣多的愛,讓你如此揮豁?
揮豁時,可有想著我將如何衝擊?

眼前荒沙瀰漫了等候,
耳邊傳來孱弱的呼救,
追趕要我愛的不保留。

不管危不危險,都要放下一切跟你走,
只要一起承擔,只要你不放手。

對不起,
最後還是選擇了放手。
在我們之間,
後來還是比較愛我自己,
這或許這是保護自己的一種本能。

請原諒我就此的丟下你一人,
真的抱歉。

那然後呢?

那然後呢?

晚上,要下不下的雨,如同喧洩不出的心情一樣讓人難過。

陰雨多日的我,或許還有些微笑容,其實就也只不過是種假像。


還無法反應過來,馬上就有著更多的事隨之而來,

一層一層往上疊,壓的喘不過氣,

就算心理的疲大過於身體,那然後呢?

以往,你們總說我是適合陽光的,

而此刻,我卻找不到往日那片熟悉藍天。

愛呢?

愛

一邊是你
成為你到影的我依偎在另一邊

左邊 右邊
組成了一個心
這是我們的愛情


如果少了其中一邊
心也就變得不完整
變得不愛了

一開始的我
自己開心的拉著你在那把愛情傘下慢步
與你分享我的生活我的喜悅
但總是被一次次的冷水澆熄熱情

慢慢的
再也沒有熱情與力氣將你綁在傘下一起行走
因為我清楚知道
你不該是屬於在我的身旁
自由才是你想要的東西
或許拋開這手中的傘讓你自由
才是對兩個人的好

獅子那天對著我說
覺得我不快樂
我們都是大人了
如果不適合就別再硬撐
該結束就該結束

我沒回答他
雖然講中了
但我
那時還沒想走到那一步

不過
卻已經變得冷怯

將不再想念嗎?

DSC_1971s
曾經以為一切都已過去
曾經以為接下來都將會美好
當初的勇氣呢?

已不復見
因為害怕再次受傷
而自我躲藏


淡淡空空的一整週
包括我的還有你的
還不想去面對這些跟我自己
先讓我淡淡的什麼都不去做
好嗎?

那天
聽見生病時最常聽的歌
遺忘的回憶像被翻箱倒櫃似的
湧入腦海

真的會有那個人等我嗎? 或者青春就這麼死去啦
孤獨到底 就習慣這個樣

我能再次赤裸裸地放嗎? 不顧一切真能換到愛嗎?
傷透了心? 還可以後悔嗎?

我能再次脆弱的去愛嗎? 能夠癡癡等著一個人嗎?
辜負了誰 SORRY就夠了嗎?

忘記了當初的疑問
想勇敢的往前衝去
但卻忘記過去的傷痕並沒有消失
一條條的疤痕告誡著傷痛

或許愛情就是一種揮霍愛人耐性的比賽
看誰先將對方的好踩在底下
揮磨殆盡
當愛歸零之後
一切也宣告著都將結束

在我說出什麼前
先讓我淡淡的什麼都不去做
好嗎?

順子 不再想念

約束

約束

如果 愛 是需要 約束 的
我 寧可放任它 飛翔

在手中的風箏 握的 越緊
那手心的勒痕就 越深
越紅

最後只見 鮮
紅 的 血液
慢慢 從手心滲出

下 直至乾涸

最後 風箏依舊回歸 天際
我 確只能擁抱 自己 哭泣

虛假

一個失神的迷罔 是對生命的某些無助
原來一切也都只是這麼回事
諂媚的 虛偽的 可悲的
那是一種在你血液裡揮之不去的習性
勇敢面對~ 親吻他吧!


 謊言砌出的美好 不過都只是一種假像
短暫痲痺著我們之間的空氣
接受著 拒絕他 躲避我
雙眼被謊言矇閉著看不清楚 瞎子一樣
搖搖晃晃 走在脊上

事實永遠都是最殘酷的模樣
不停衝擊著思想 直到無力接受
這原來都只是惡魔的鬼計
我也只是一直往裡面掉
脆弱的不能怪誰~不能怪誰

退

愛是喜歡的進化級,
喜歡可以有好幾個,愛是特別的。

當你說喜歡時,我心理也有底了,
是我走太快,在你之前來到下一站。

很多的不平衡是自己造成的,
進一步就是退,我懂。

沉默

沉默
當我開始沉默
代表著 倦了累了

一切的無力感
只因就算再努力
也改變不了什麼

即然無法改變任何一切
不如改變自己

選擇了安靜不語
如此而已